银河999游戏官网

| 快捷翻页 ← → 键
银河999游戏官网版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女尊男的直播之旅 > 第94章:站在娱乐圈的最顶峰(43)
  你难道就这么自信吗?最近我可能会因为还不知道如何的前程,而放弃如此优质的未来男友对象吗?

  兔子急了,尚且还会咬人,你又怎么知道我不可能破釜沉舟赌一把呢?

  你未免也太过自信了吧。

  自信过了头,可就是自大了。

  自大,可并不是一个很好的词哦。

  温暖看着前方跑在一起看起来分外和谐的一男一女,心中的嫉妒就如同一把火,把她的心放在火上时刻煎熬。

  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感觉自己的腿越来越重,抬不起来,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滑落下来,掉在了满是灰尘的地上,人们累的喘着粗气,气喘吁吁。也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情况。

  而最早出现情况的,却是阮梵颜她们寝室体弱多病,是一个早产儿的李婉柔。

  此时她的脸变得惨白惨白,腿似乎有千斤重,只能拖着疾步行走,看来是跑在队伍中间的,也慢慢的吊在了队伍末尾。眼睛时不时的翻着眼白,一副出气多进气少的样子,让人看了担心不已。

  最先发现她情况的,是一直陪在她的身边,担心她的身体的王碧婷。

  “婉柔,你怎么样了?要是实在是跑不下去就跟教官说吧,教官也不是这么不通情达理的人。难道他还能眼睁睁的看着你的身体出问题嘛?”

  王碧婷边跑边担心的说道。脸上充满了对李婉柔身体的担忧。

  “我……我觉得我还能够坚持……若是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我,我也一定……会说的……”

  李婉柔喘着气,断断续续的说着话。

  “你看你说这么简单的一句话,都这么困难了,你还坚持的下去吗?你不要忘了,你可是一个早产儿,你的身体不行。你不要觉得我说的话难听,但这就是事实。你就算是不为了自己的身体着想,你也应该想一想你自己的父母啊。你的父母在你出生开始,就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大。你还跟我们说了,因为你是早产儿的关系,你小的时候经常生病,你的父母都陪伴在你的身边,跟着你一起去医院里照顾你。从小到大,大大小小的病几乎花了你们全家的积蓄,加起来也算是一个天文数字。但是他们却从来都没有放弃过你。他们把你拉扯大,让你上学,直到现在还让你来到了这里,上了中戏,成为了导演班的一员。我不知道你的父母是如何的辛苦,光是你说这些我都知道他们一定很辛苦。所以为了你这么辛苦的父母,你也一定不可以放弃自己的生命啊。”

  王碧婷苦口婆心的讲着道理,只希望李婉柔能够打消了自己继续跑下去的决定。

  “我……没有……”

  李婉柔反驳。

  “你现在的坚持就是在放弃你自己生命,浪费你父母的心血,难道不是吗?”

  李婉柔说不出话来了,但她还是坚持,垂下头来,跑向前去。

  “诶,你怎么就这么不听劝呢?”

  王碧婷恼了。

  “怎么回事?我看你们都跑到末尾去了。”

  阮梵颜看身后像是出了什么事,连忙拉着浅九过去。

  “诶,你们怎么过来了?”

  王碧婷也不需要他们回答,直接说道。

  “还不是李婉柔!你看她身体都这么弱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这么倔强。非要自己跑下去,万一身体出了什么事,那可怎么办?”

  王碧婷抱怨。

  “是吗?”

  阮梵颜上下打量了一眼李婉柔现在的身体状况。

  “看我的。”

  阮梵颜也不像王碧婷一样去李婉柔身边劝说,王碧婷都在的李婉柔身边说了这么久了,李婉柔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只管着自己跑上去,再加上王碧婷还是李婉柔这几天来算是要好的朋友了,她劝说都没有用,阮梵颜一个不怎么和李婉柔说话的人去劝说,又管什么用呢?不过又是一场无用的闲谈罢了。

  所以,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呗。

  直接让教官或者是班导们来解决,不就好了吗?

  所以阮梵颜直接脱离队伍,跑向了一边正守着他们,跟着他们一起跑步的教官。

  “报告教官,我的一个室友是一个早产儿,她的身体从小就不好,可以说是一个药罐子。现在跑了这么久,我看她的身体明显是承受不住了,再跑下去,我担心她的身体会出现问题,所以,教官可以和总教官去说一声吗?可以让我的这位室友上车休息一下吗?”

  阮梵颜有条有理的解释着。

  本来因为阮梵颜脱离队伍,还以为她是想要偷懒请假的教官皱着眉,刚要生气,没想到阮梵颜却不是请自己的假,反而是请他人的假。

  “……”

  一听阮梵颜的解释,再加上其中的早产儿,药罐子等字眼,本来已经紧皱着眉头的教官将眉头皱的更紧了。

  再加上他不过是入伍不到三年的新兵,不像是那些处理这些事情经验丰富的老兵,一时间竟有些拿不定主意,良久,才从他紧闭的口中蹦出了两个字。

  “等着。”

  等着什么教官没有说,因为他说完就已经速度飞快的跑向了队伍前面,那里有着几辆军绿色的大卡车,里面不仅放了550个学生们的行李,还坐着没有什么事情的总教官和其他的班导们,拍摄综艺的导演以及剧组的人。

  想来他应该是去汇报这里的情况了吧。

  交代完事情阮梵颜也不管了,完全不管后来的结果怎么样,是直接让李婉柔这么跑下去,直接不管她,还是让李婉柔上车子歇一歇,这些阮梵颜直接将它们抛在了脑后,直接回了队伍。

  不过看之后有几个教官直接强硬的将李婉柔架到了车子上,想来结果也应该是好的。

  解决完了李婉柔的事情,王碧婷他们也就不再说话了,节省体力。

  毕竟接下来的一长段路,他们都还要默默地自己跑下去,实在是没有那么多的体力再浪费在说话上了。

  天上太阳高悬,阳光炽热。长时间的照射在皮肤上,让皮肤通红通红的,一片灼热。感觉摊一个鸡蛋放在皮肤上,鸡蛋能立马变熟。

  本来还有一些精力的人们,也慢慢的拖长了步子,只觉得双脚上似乎是绑了两个千斤重的铁块,让他们抬不起腿,迈不开腿。人们的嘴唇也变得干燥,起了皮。豆大的汗珠沿着脸庞滑下,有的甚至还滑到了眼睛里,让眼睛一阵的不舒服。若是滑到了嘴里,连忙张开嘴,吞咽了下去。尽管这样子的汗珠又苦又咸。可是想让自己像冒了烟的嗓子舒服一点,他们不得不这么做。

  他们从来没有觉得时间是这样子的漫长,路途是这样的遥远,看不到终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网站地图

银河999游戏官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