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999游戏官网

| 快捷翻页 ← → 键
银河999游戏官网版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女尊男的直播之旅 > 第122章:农家子的科举日常(6)
  当年浅九出生的时候,可是下了好大一场雨,可以说是喜降甘霖。

  因为那一年啊,可是大旱三年的最后一年,比现在严重得多。田地里颗粒无收,到处都是光秃秃一片,寸草不生。到处都是饿死,渴死,旱死的人,尸横遍野。

  老三媳妇就是在那个时候,被他的家人以半斤米面,卖给了老宋家,当了老宋家的儿媳妇。

  要知道老三媳妇的娘家,可是在海边,不然她怎么嫁到他们在内陆的老宋家。

  直到浅九出生,之后才慢慢的好了起来。

  旱灾没了,一行人被遣返回了故乡。可他们老宋家在那个时候已经离的故乡很远了,再回去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个人呢。所以他们就花了大力气,在这下河村里安了家。

  这些年,一家人在这下河村里待的平平安安的,甚至还让宋家的老爷子当了这个村的村长。

  他们家也在这些年里攒了这么多的银子,砌了这个村子里唯一的一户青砖大瓦房。

  这么多的好事,可都是在浅九出生之后才发生的。这让她更加相信游方道士说的话。

  对待浅九的态度,那就真的是恨不得将他捧起来,当祖宗一样伺候。

  “没什么大事。奶,这个给你。”

  浅九看着吴氏眼睛里透着慈祥的目光,将手里的木匣子递了过去。

  “这是什么呀?!”

  吴氏看浅九不回答,只能满脑疑惑的将木匣子给接了过来,打开。一看里面的东西,她就立马将木匣子给关上了。抬头看了看四周,一眼就看到了,在自己屋里伸出半个脑袋来,探头探脑的白氏。

  “老二媳妇,你在干嘛呢?没有事情做是吧?鸡鸭猪不要喂食的吗?这样子的不要打扫的吗?衣服不要洗的吗?难道还要老婆子我来伺候你呀。还不快去给我喂鸡,喂鸭,喂猪,做不完的话,你今天的早饭也别吃了。”

  “娘,我这就去,我这就去,你可千万不要生气呀。”

  白氏一听,连忙哭丧着脸,不情不愿的从房间里出来,拿着烂菜帮子什么的去喂鸡去了。

  吴氏一生气,就要克扣她一顿饭。要知道这乡下人家可都是一天两顿饭的。上午一顿,下午一顿。如果上午的这一顿没有了,那就只能吃下午的这一顿了。可是一天就只吃一顿饭,是个人都会肚子饿得受不了,更何况还是白氏这样好吃懒做的,那就更受不了了。

  等白氏一走,院子里就只有两个人了,浅九和吴氏。

  吴氏赶紧拿着木匣子递了回去,嘴上说着:“拿钱给我干什么呀?我这里还有足够的钱够我养老呢。九宝的这些钱,就留给九宝自己买书买纸什么的。听话啊,赶紧收回去,别让人给看见了。”

  浅九不收,吴氏就直接塞到了浅九怀里,转身就去张罗着今天的早饭了,不给浅九任何争辩的余地。

  浅九无法,只好将木匣子收了起来。

  等到家里什么时候需要用到钱的时候,我再拿出来吧。

  吃饭的时候,一大家子围着一张圆桌坐下。

  最上方是宋老爷子和吴氏,菜和饭都摆在吴氏的面前,吴氏手上拿着一个勺子,显然分菜分饭这样子的重任吴氏一手接管。

  宋老爷子那一边依次往下坐着的是,浅九,老大,老二,老三。吴氏那一边依次往下坐着的是,老大媳妇孙氏,老二媳妇白氏,老三媳妇刘氏。

  之后就是宋家的七个丫头。

  大房的大丫宋青梅,二丫宋青桃,二房的三丫宋青杏,七丫宋青莲,八丫宋青兰,三房的五丫宋青菊,六丫宋青桂。

  其中宋青莲和宋青兰是一对双胞胎姐妹花,都是五岁的年纪。

  宋青梅12岁,长相美艳,有着如同梅花一般的傲气。

  宋青桃10岁,长得清秀可人,脾气也和长相一样,温婉如水。

  宋青杏10岁,长相端庄大气,只要好好的打扮打扮,就一定是雍容华贵。识大体,懂得分寸。

  宋青昙9岁,长相普通,脾气却像是一只小炮仗一样,一点就炸。

  宋青菊8岁,长得像一朵小白花一样,可怜兮兮的,却是三房中心机最深沉的一个。

  宋青桂6岁,长相是那种阳光型的,但是性子却是懦弱到了极点,遗传自她的母亲。

  宋青莲5岁,长相可爱,但性子却是嚣张跋扈,谁也不能够压她一头。天不怕地不怕的,但在这个家里,她最怕的却是唯一的男丁,她的亲哥哥,小名九宝的浅九。

  宋青兰5岁,长得妖娆无比,是小辈里长得最好看的一个。性子和她的姐姐一样,但却比她的姐姐更有头脑。

  因为宋青昙昨天昏迷,直到现在都还不醒,所以今天的早饭她没有出席。

  “叮叮!”

  “吃饭了。每天都还要老婆子我来伺候你们,我这把老骨头哟。真的是不知道造了什么孽,才生出来你们这几个活像是猪一样的儿子。一个个的本事,没有本事,孝顺,又不会孝顺,就只知道惦记着我那点嫁妆银子。果真是娶了媳妇忘了娘啊。早知道我就不给你们娶媳妇了,让你们打光棍一辈子,那也总好过惦记着我的嫁妆银子啊。”

  打光棍,那也只是说说而已。别说老爷子不会听她的,就是她自己也不会这么做,更不敢这么做。

  所以老爷子和三个儿子也只是听听而已,不会发表什么意见。

  他们心里清楚的很。昨天确实是让吴氏受了委屈,丢了面子。让吴氏现在说说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心里的气总是要发出来的,憋坏了身子就不好了。

  再说了,老爷子心里也有愧疚,吴氏只是口上说说而已,他并不会在这个时候给吴氏找不痛快。

  三个儿子碍于孝道,也只是听着,从不反驳一句。

  几个大人不说,不反驳,其他人也就更没有资格反驳了。

  所以,一时间,屋里也就只有吴氏一个人骂骂咧咧的声音了。

  吴氏一边???锣碌穆钭牛?槐呤纸挪宦?哪米派鬃樱?幼白畔》沟哪九枳永铮?拥叵峦?弦?缴茁??模??敲琢5南》梗?沤?弦?拥耐肜铮?僖姥????馗?尘牛?洗螅?隙??先??艘簧装耄?约阂?艘簧装搿?br/>
  老大媳妇,老二媳妇,十岁以上的三个丫头,吴氏都分别舀了一勺的量,老三媳妇和剩下的丫头们也就只有半勺的量。

  但是,这却也是分先后的。

  二房的两个丫头先舀,一个小饭碗里,半碗米粒半碗汤水。

  三房的两个丫头和老三媳妇的碗里却是清汤寡水的,只看得到沉在碗底的几粒米粒。

  谁让三房让吴氏损失了十两银子呢?本来三房就不得吴氏喜欢,现在更是。一看到她们,吴氏的心里就不舒服,哪有不可克扣的理?

  老三媳妇也不敢说什么,昨天晚上的反抗,就已经是她此生最大的勇气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网站地图

银河999游戏官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