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999游戏官网

| 快捷翻页 ← → 键
银河999游戏官网版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女尊男的直播之旅 > 第124章:农家子的科举日常(8)
  直到天色渐渐的暗淡了下来,外出工作的人才陆陆续续的赶了回来。跟着浅九学习了一整天的三姐妹们,也已经头晕脑胀的走出了房门。三妯娌在厨房里忙活着,吴氏在一旁做着监工,时不时的吴氏的一两句脏话就从厨房里传了出来,却谁也不敢反抗。而唯二可以反抗的人之一宋老爷子,还因为让吴氏出了十两的嫁妆银子为四丫治病而内心愧疚呢,至于另一个人:浅九,将孝道刻在了骨子里的人,又怎么可能反抗自己的祖母呢?更何况,这个祖母还对他好的没话说了。

  而思雅也在这模糊不清,断断续续的骂话中,皱着眉,睁开了眼睛。

  屋子里一片黑暗,只依稀从小小的窗户透进来一丝的光亮,让思雅能够清楚的打量四周的环境。

  身子下盘着的是炕,炕上铺着用麦秆做成的席子,身上盖着的是薄薄的一层打着补丁的毯子。有着脱皮现象的墙壁,灰扑扑的,脏兮兮的,看着人直皱眉。半新不旧的桌子,虽然打磨光滑,但是却没有上漆,还是原木的颜色。有一张桌子靠着窗户,凭着点点的光亮,依稀可以看出来,这个桌子是一张梳妆台。梳妆台上只摆放着一面镜子,这面镜子却是一面模模糊糊的,照不进人影的镜子。这个房间除了这些东西之外,就没有别的了。看的人除了觉得这个家很穷之外,就是心酸了。

  思雅看了,也是直皱眉。但心里却没有那么大的感觉。毕竟她觉得这又不是她的家,劳什子还有什么心酸呢?

  她的家虽然不是什么上百万的大别墅吧,但也算是普通的小康家庭花费一辈子的积蓄,也是买不起的。眼前这样子脏乱差的环境,她自然是入不了眼。

  不过,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她记得她是约了朋友一起去爬山的,那么之后呢?

  哦!之后啊……

  思雅的脑海里飞速的闪过几个画面,让想起来的思雅浑身颤抖不已。

  可恶!!!

  李雯儿,我与你势不两立!

  既然你在山上的时候把我推下悬崖我还没有死,那就怪不得我养好身体之后就去报复你了。

  可是她也真的是想不通,难道十几年的姐妹之情,还比不上一个月的爱情吗?就因为自己答应了做李雯儿喜欢的对象的女朋友,就可以让李雯儿不顾姐妹之情,拔刀相向吗?可是自己那么做也是为了她啊。她以为她喜欢的那个对象是什么好鸟吗?那根本就是一个标准的凤凰男。自己为她解决了这个麻烦,她不感激自己也就算了,居然还为了那个凤凰男将自己推下悬崖,这可是想要了她的命啊。

  不过,经过了这件事情之后,她也认清了李雯儿的真面目。她以后是肯定不会再和李雯儿在一起玩的。这都要她命了,她还不计前嫌的和李雯儿玩在一块,这得是要有多宽容的心,才能够这样子做啊。

  她自己可没有,她的心很小,小到不接受任何人的欺诈与陷害。一旦拒之心门之外,那就只能算是陌生人了。

  感情虽然不是说想收就能收的,但是收敛一下,不再那么外露,也是可以的。

  李雯儿,你就乖乖的呆在原地等待着我的报复吧。

  不过,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了。当务之急还是要搞清楚,现在身处何地。

  不过她也许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思考了,因为她看到了她自己的手。哦不,那根本就不能算是她的手。

  那双手,瘦瘦小小的,仿佛就只是一层皮包着骨头,看起来?人极了。皮肤是小麦色的,手上还有着很多的茧,看样子是没少做粗活累活。

  思雅看见了,心都慌了。

  脑海中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到了两个字:穿越。

  脑海深处关于这个身体的记忆也随之浮出海面,让思雅了解个彻底。

  就像那些斗极品的种田文一样,这个身子也和那些女主一样,有着偏心眼的奶奶,和稀泥的爷爷,阴险的大伯,大家闺秀的大伯母,吊儿郎当,没个正事的二伯,好吃懒做,爱财如命的二伯母,老实的父亲,懦弱的母亲。

  大房的两个姐姐,二房的姐姐,比她小了四岁的一对双胞胎姐妹,老宋家第三代中唯一的男丁,三房的两个妹妹。

  翻了一遍记忆,她才知道的这个身子的死因。

  并不是因为谋害什么的,只不过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因为肚子饿而爬树摘野果子引发的惨案。

  因为今年是一个干旱年,田地里颗粒无收,绿油油的麦壳里,尽管也有麦粒,但却是瘪瘪的,一亩田里,差不多只有十之一二的麦粒。这让本来就靠田地吃饭的老宋家,今年活得更加艰难,已经到了吃不饱肚子的地步。当然这是属于她们三房的待遇。其他的两房都是吃的肚儿圆滚,满嘴流油。

  为了自己的两个妹妹不会饿死,这个身子的主人忍着饥饿,拖着瘦弱的身躯,一步一步的迈进了村里人们都畏惧的山里。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在找了两个时辰之后,她终于找到了一棵结着野果子的树,尽管那些树上的野果子都是绿色的,一看就知道没有熟。可是在这样子的灾荒年里,谁还管那些野果子熟没有熟啊?能够吃饱肚子都是好的了。

  她努力的爬啊爬,终于摘到了足够两个妹妹吃饱的果子,可是因为没有吃饱饭,再加上这么长时间的寻找,体力早就耗尽了。在下树的时候,因为被饿的头晕眼花,一踩空就摔了下来。后脑勺就正好磕在了石头上,就这么死了,正好便宜了被自己的好友推下悬崖而死亡的思雅。

  思雅得知了这一切,心情复杂极了。

  感激有之,心酸有之,喜悦有之……

  可日子还是要过,她也只能抛弃那些复杂的思绪,静静的思考着她的未来了。

  穿成了农家的一个小女孩儿,她还是有些庆幸的。

  毕竟她前世也只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表演学院的大学生,古代的礼仪什么的也是她的必修课,但和那些生活在古代十几年,学习礼仪和规矩十几年的大家闺秀们,是完全没得比的。若是一不小心没有在正确的时间里,做好正确的礼仪,那她可就露了馅了。再说了,古代的人们一般都比较迷信,那还不得把她给当做妖怪给烧了呀?

  如果你和他讲什么民主公平公正,那你就真的是疯了。

  古代从来都不是一个公平公正的社会,那是一个皇权至上,说错了一句话,也会掉脑袋的社会。

  不过,现在说这些都还太早了。

  不让自己被这个身体的主人的家人发现自己不是这个身体的主人,把她拉去当做妖怪给烧了,就是她现在所要做的事情。

  而有了这个身体的主人的记忆,自己又是一个在表演方面有些天赋的天才,模仿和装扮一个人,那实在是不要太简单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网站地图

银河999游戏官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