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999游戏官网

| 快捷翻页 ← → 键
银河999游戏官网版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女尊男的直播之旅 > 第213章 成皇记(14)
  黑衣女人也看懂了浅九的意思,“今日是他父亲祭日,带着小侍上山祭拜,因为这座山就埋葬着他的父亲。至于为什么会到这……”

  黑衣女人犹豫了一番,道,“在这位庶子被赶出来之后的三个月后,县令家发生了一件大事,县令正夫被县令大人发现养了qg fu,还是县令大人身边最信任的门客。”

  “因为这件事情,县令正夫彻底被县令厌弃,本来是要休夫的,但县令正夫父家势大,县令大人顾忌,所以只能将县令正夫养在县令府偏僻的角落,而那位门客,直接被县令大人安了一门罪,发配充军去了。”

  “之后,县令正夫查到这事是这位庶子做的,所以雇来杀手追杀,幸好他再有权势,也只不过是一个五品知府外嫁的一个嫡子,雇来的人也多是不入流的。”

  “再加上庶子在逃命时有目的的逃往这边,跳崖逃生,而那些不入流的杀手们也不再多看一眼,如此,才让他逃过一劫,遇上了主子。”

  “所以说,他没问题喽?”浅九右手抚摸着下巴,左手支撑着右手手肘,做沉思状。

  黑衣女人不敢发表言论,只垂头不语。

  浅九也不需要黑衣女人回答,自己自有判断。

  “你下去吧,若是下次还是这样,我看你还是退位让贤吧。”浅九挥了挥手,语气漫不经心,可却把黑衣女人惊得一身冷汗。

  要知道她付出了多少努力才到达今日的地步,若是因为这一件小事而退位让贤,那可不让她手下那群无良的家伙笑个够?黑衣女人的脸一阵扭曲,仿佛听到了他们无情的嘲笑。

  等到黑衣女人隐到了暗处之后,浅九耳朵一动,听到了马车里细碎的声音,看来,她醒了。

  浅九转身回到了马车上,掀起马车帘子之后,看到了正要撑起身体坐起来的她,“你受了很重的伤,一时半会好不了,还是躺下来休息一会儿吧。”浅九将她按了下去。

  “……”她怔怔的看了浅九半晌,一言不发。

  “……怎么了?”被她看的尴尬症都要犯了。

  “你是谁?你是在哪里救得我?”她抿了抿唇,沉默了一会儿,张开口问道。

  “在我回答你问题之前,你应该先告诉我你的名字吧?”这是最基本的礼貌。

  “我姓柳,柳树的柳,名云之,云朵的云,之乎者也的之。”在村子里是不怎么讲究的,直呼男儿其名的大有人在,所以柳云之才会将自己的名字这么容易的说出口。

  浅九虽然也是知道村里不怎么讲究,但还是皱了皱眉,“我姓东方,你叫我东方就好。”东方虽然是国姓,但东方帝国姓东方的可不仅仅是东方皇室,所以他现在直接将自己真实的姓氏说出来也是没有关系的。

  那可是国姓啊!

  她震惊了。

  虽然自己也知道东方帝国因为女皇仁慈,在初代女皇的时候就没有让天下和东方皇室同姓的家族改姓,但是看浅九穿着和周身萦绕的贵气,她再眼瞎也是知道浅九绝不是寻常人家。

  即便不是东方皇室,那也应该是一个大家族出身,也只有大家族出身的人家才有她身上的这种气势。

  “东方。”知道她是不想自己知道她的姓名,只用姓氏代替名字,柳云之也顺其自然称呼了。

  “柳公子,是我的属下在一条小溪旁边发现的你,看你受的伤很重就把你抱回来了,真是失礼。”浅九解释了一句。不过是萍水相逢的两个人,称呼于此也没有错。而且,如此说也算是为了避嫌。

  “那我身上的衣服……”柳云之一觉醒来就觉得有哪里不对劲,身体疼痛自己还是知道的,毕竟受了伤伤口没有这么快好,会感觉疼痛那是自然的。

  可是直到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才知道,自己的衣服被人换了,顿时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既害羞又害怕。

  要上药自然是要将她的衣服扒了才好上药,而自己之前身上穿的是男装,自己又多年隐藏性别,妆容早已习惯了男儿的那种装扮,没有把衣服脱下来之前,他们自然是把自己认为是男儿的,而为他换衣服的也只可能是男儿。

  但是自己是货真价实的女儿身啊,所以……

  说到这个,浅九就尴尬了,这要他怎么解释,她身上的衣服是自己换的?

  若是老老实实的开口,恐怕她会把自己直接当做登徒子,可是说谎……

  不仅仅自己不愿意,恐怕她也是不愿意的,毕竟扮了这么多年的男儿,说没有原因他是绝对不信的,而这个原因,还是她不愿意暴露出来的,就像是现在的自己一样,一旦暴露,就会有生命危险。

  柳云之刚刚的话一出口,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男孩子家家的,怎么可以说出这样子的话呢?虽然自己是货真价实的女孩子,但是对面的人不知道呀。尽管对面的人已经很有可能知道了自己的真实性别,但是她不在这个时候说,自己又怎么可能会这么蠢的问出来呢?

  幸好,接下来浅九的话解了自己的围。

  “不知柳公子的家是在哪里?等到你伤好一些了,我也好把你送回去,你的家人肯定已经很担心了吧?”既然回答不出来,那就只能转移话题了,虽然这话题转的很生硬。

  家人?

  柳云之眼睛里闪过一抹寒光,他们哪里是我的家人?个个恨不得我早死。

  只有墨砚……

  想到墨砚,柳云之眼睛里满是温暖,这次上山祭拜父亲没有带着墨砚去,也幸好没有带着墨砚去,不然他也会和自己一样受伤的,对于对自己好的墨砚,她不舍得墨砚受伤,当然也不舍得墨砚伤心。

  虽然自己这次回家,墨砚看到自己身上的伤痕肯定会伤心。

  “我家在荷叶村,家中只有一个小弟,你把我送到荷叶村就好。”柳云之告诉了浅九自己家的地址。

  虽然自己早就已经在暗卫的口中得知了柳云之的身份以及现在的住址,但是柳云之不知道啊,自己也并不希望柳云之知道自己调查过她,所以才有此一问。

  “好。”浅九点点头。

  “小姐,饭菜已经准备好了,是否开饭了?”习秋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既然已经准备好了,那就开饭吧。”浅九对外面说了一声,声音虽然不大,但也足够外面屏声凝气认真听的习秋听见了。

  “柳公子,午饭已经备好,不如下车去吃饭吧?”浅九询问。

  “嗯。”柳云之脸红红的,耽误人家吃饭了,真是不好意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网站地图

银河999游戏官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