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999游戏官网

| 快捷翻页 ← → 键
银河999游戏官网版 > 玄幻奇幻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 第952章 爸,谁说了什么?
  张国庆问这话时正好一家人进了客厅。

  “下午陪同老首长他们接待外宾,晚上又是聚会,一耽误就回来迟了。”说完,周孝正摇了摇头,“你们坐了这么久车,先上楼休息,有话明天再说。”

  张国庆好笑地看了眼媳妇,“爸,明天我们就上班了,还是趁着你吃宵夜多聊几句。娇娇在老家想你们想得都抹眼泪了。”

  “编,你就接着编。”

  “你这丫头,那意思就是你没想我跟你爸了?”缪丽珊斜了她一眼,“你还不如平安他们呢,三个宝贝都是说想我想的心都碎了。”

  “嘿嘿……”周娇吐了吐小舌头,放开她爸胳膊往厨房跑,她嘴笨……还是跑腿来得快。

  “慢着点。”周孝正担忧地看着女儿离开,忍不住提醒。

  周娇这副模样,张国庆已经见惯不怪,她的小女儿态也只有在自己和老丈人他们前面显露。

  周孝正边吃着宵夜,边听着女儿女婿聊起一路见闻,一时三心两意,还得抽空该如何讲述不会让女儿过于多思多忧。

  夜色已晚,周娇与张国庆夫妻俩没多说,本着报喜不报忧的心思,又有缪丽珊在一边插言打诨,倒是气氛十分融洽愉快。

  正好话题从东北老家聊得今晚接回程老太太,到程如珠说的周末聚会这点事情,缪丽珊为此征求丈夫意见。

  周孝正闻言妻子担心会影响不好什么,摇头笑了笑,“与大家差不多都没关系,有个成语叫法不责众。”

  停顿一下,他接着说道:“娇娇,短期内我们家对外捐助的事情先放一放。”

  周娇顿时心里“咯噔”一声,急忙问道:“爸,谁说了什么?”

  周孝正就知道这孩子会多想,尽量放缓语气,不急不缓地说道:“我这是以防万一。花副总理夫人就是去工厂视察时掏自个腰包解决几个工人生活困难,现在有人举报说他们走的路线、思想出了问题。”

  “还有外交部的几位现在也在名列上,据说去国外给了服务员小费。哦,对了,还有学哪些资*主义一样穿洋群。”

  周娇暗暗咂舌。

  她拍了拍胸口,“幸好之前有爸你提醒我。行,我明白了,我要不要给那些人去信解释一下?”

  周孝正摇了摇头,“不必了,这么多年过去,有些烈士遗孤都已经长大成人,他们应该可以自食其力。”

  周娇沉吟片刻,“那些老军人呢?”

  “也给取消了。今天老首长他们已经谈到这个问题,以后各个地方武/装/部会更详细落实这些老同志生活问题,具体细则会很快下发。”

  听周孝正这么说,她认真端详着他的脸色,见无异常,微微点了点头,不放心地追问一句:“爸,真的没人为难你?”

  周孝正用湿毛巾擦了擦手,“我早就在老首长前面备过案,我们家一点点小事他一清二楚,没人给自己找不自在。”

  闻言,周娇无语地朝她爸竖起双手大拇指。你行,你牛,你比我这未来人还有预见,行了吧?!

  周孝正见状轻笑出声。这傻丫头!其实有些事情不用自己说,就家里小五一这话痨一遇上几位老首长都会碎碎念个不停。

  三个孩子这么聪明,还不是当父母的教育得当。不过关于这点,他是没打算出言,否则对面的傻女婿还不得更无原则的依着孩子们。

  回来了,自然还就得重新投入工作状态。上班下班成了日常,尤其周娇,她现在连出差的机会也让给同事们。

  出差的补贴,还有嘴上节省的全国粮票,外出福利等等,她不是不知道,可相对而言除了能陪同家人,她更不喜欢去外地开口语录,闭口思想指导。

  到了开学季,孩子们也上学的上学,上幼儿园的上幼儿园,在张国庆提升了一级后,她在单位过得倒是越来越平稳。

  以前还有施大申会是不是给点她任务,现在嘛,不知是为了保护她,还是涉及到方方面面,或许前前后后受到数字团冲击。

  总之,福利她照样领,活儿没了……

  呃,其实不止她,连胡小慧也待在京城无事可做,除了正常上下班外也开始过起了“孵小鸡”日子。

  一直到了快过年时,周娇毫不意外地接到小姐妹报喜电话,她终于孵出小鸡仔,据说喜吃辣得很,有希望来年有一个软绵绵的贴心小棉袄。

  是不是贴心小棉袄?周娇不知,只能说后来一出生就遭老子嫌弃的小六六这小家伙是个幸运孩子。

  从他待在他妈肚子到一周岁时,胡小慧没有出差过一次,没有加班过一次,全方面得到母亲全心照顾。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冬去春来,孩子们也渐渐长大,看着平安教着弟弟们分解木仓支,不得不让人感叹,这日子过得可真快……

  “平安,快出来。”

  楼下三五成群的孩子们在外面亮嗓子,屋里平安摇了摇头,站起身走到窗边,也不出声朝外挥了挥手,示意自己听到了。

  “妈,我们跟大家约好要去城郊。”

  周娇手上的书早就在这些声音传来就放下,闻言笑着点点头,指了指墙上挂着的三个挎包,“多带点零食。”

  “妈妈,我们走喽,回来给你带花。”

  周娇好笑地看着小儿子,“别跟上次一样将人家桃花给折了。”

  “妈,你……你怎么……你伤透了你老儿子的孝心。”

  平安拍了拍五一的脑袋,将其中一个挎包扔给他,“好了,少耍宝。”

  “哥哥,你是妒忌我乖巧懂事,对不对?”

  六一伸手从平安那接过自己挎包,“哼”了一声,“你乖巧?脸呢?我都是替谁背黑锅?”

  五一用胳膊碰了碰他,“你不是也甩锅给别人,我每回都替你圆着。咱爸可是说了做兄弟有今生没来世,你得好好珍惜我这个弟弟。”

  六一麻溜跑到周娇身边,“妈,你把五一重新塞进肚子改造吧。”

  五一单手艺叉腰,指着他,“六一,是不是兄弟?当初我都挨你欺负,活生生比你少了一斤,还让你先跑出来当哥哥。”

  平安立即上前拍掉他的手,“哪学的?你嘴皮子再溜点跟那些村里老娘们差不多了。还还走不走?”

  “哥,我冤啊,这姿势可是从那些太爷爷那学的。”五一背着斜挎,过去跟六一哥俩好的手拉手,边走边朝周娇摇手再见,还不忘边替自己争辩。

  周娇无语地摇了摇头。这小的也不知随谁,嘴皮子就没见他输过,倒是平安越大话越来越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网站地图

银河999游戏官网版